著名男高音斥责欧洲网红音乐厅“朴素无华”

更新时间:2019-01-18

  有名男高音责备欧洲网红音乐厅“朴实无华”

  演出当天,考夫曼在演唱马勒的《旅人之歌》时,始终有位于舞台后排高处的观众早迟到场。厅里还间或响起大叫声,对听不见考夫曼的歌声示以抗议。甚至有小部分观众在厅内到处走动,试图变换座位来聆听顶级歌颂家的表演。这并不是第一起音乐家对易北爱乐音乐厅表白不满的事例,此前已多位室内乐演奏家宣布不愿再到这里举行音乐会。

  据外媒报道,上周六世界著名男高音乔纳斯・考夫曼在德国汉堡易北爱乐音乐厅大厅演出时,有现场观众大喊“听不见”。演出后,考夫曼在接受当地媒体采访时,负气地斥责易北爱噪音乐厅的声效“朴素无华”,并表示再来汉堡时绝不想重蹈覆辙,更愿意把演出地点选在声效极佳的莱斯音乐厅。

  演出现场遭遇观众大喊“听不见”

  另有评论人将矛头指向当代音乐厅占据主流“葡萄园式”的设计打算。比如在同样秉持这种设计方式的柏林爱乐音乐厅内,如果观众身处管弦乐队的后方,也很有可能无奈感想到一个声乐歌唱家的最佳音色。而矩形平面、窄厅、高顶棚的“鞋盒式”音乐厅,已被证明领有世界上极为出色的音响效果,比喻以音质佳著称的维也纳音乐协会金色大厅、阿姆斯特丹音乐厅等采用的就是“鞋盒式”。然而,“鞋盒式”遇到的问题同样不少,在波士顿交响音乐厅、布拉格斯美塔纳大厅等“鞋盒式”音乐厅里,池座及楼座后排的视线甚至声音同样会大打折扣。由此可见,无论是“葡萄园式”还是“鞋盒式”音乐厅,都会浮现设计去世角。有人认为,价格高昂的门票个别位置更好,在很大程度上可能保障聆听成果,至于如何取舍,决定权依然在于观众。

  2017年正式开业的易北爱乐音乐厅曾以超高“颜值”刷屏国内外网络,还未揭幕时已经成为德国汉堡的新地标。远远望去,位于汉堡海港城港口上这幢110米高的玻璃构造体建筑,宛如“玻璃皇冠”一般扎眼迷人。这座音乐厅的大厅利用“葡萄园式”的设计模式。舞台类似露天戏院般由观众围绕,观众席则被分成高低错落、方向不一的块面,但又均朝向舞台,看上去亲切随跟、细致精巧。

  诚然易北爱噪音乐厅富于时代气息的建造设计受到很多人的好评,其声学设计却导致不少争议。在其大音乐厅里,1万块石膏纤维板拼接成“白色皮肤”,每块纤维板都单独铣削以组成完整的名义结构,帮助声音能够扩散至任一角落。不过有评论指出,这种声学设计最适合的是大型交响乐团的演出。比方指挥家艾伦・吉尔伯特率北德广播易北爱乐乐团在其“主场”吹奏时,现场音效就曾广受夸奖。然而,当身处大厅远离舞台的两侧跟高处的后排地位的观众,在凝听小型室内乐或独唱家表演时,觉得就仿佛坐在音乐厅外面一样,声音后果大打折扣。有资深乐评人倡导,当碰到独唱家或者小型室内乐团来演奏时,观众不要购买舞台后方及两侧位置的门票。作为剧场方面,也应该根据不同的上演范畴,停止出售某些会影响观众聆听效果的座位的门票。

  ■本报记者 姜方